“小六子,听说你要下山了?”

“嗯!”

“那来二师姐这里,给你花不完的钱,带你去泡穿制服的漂亮姑娘?”

“别去二师姐那,来四师姐这吧,一个星期把你培养成大明星,身后跟着一群小迷妹,怎么样?”

又弹出一条信息:“来三师姐这里当兵吧,好男儿不当兵怎么行,想想掌管十万雄兵,驰骋沙场的热血感?”

“小六子都别去,她们一个个勾心斗角,刀尖舔血的,我们都是学医之人,就应该医者仁心,是不是?”

“喂喂喂,你们三个妮子找抽是吧,敢跟我抢小六子?”二师姐发话。

四师姐立刻不服:“二师姐,别以大欺小啊,公平竞争,小六子想选谁就选谁。”

“对!”

“就是!”

随后等了几分钟,四位师姐各发出几个问号。

山丘的草地上,一名俊俏阳光青年叼着一根草,看着手机中的群聊,嘴角微微上扬。

这是宁凡的四位师姐,都是孤儿,被师父领养后在道观中一起长大。

最大的只比宁凡大不到六岁,她们比宁凡早下山。

如今早已经在世俗中打下了各属于她们的天地,个个都是赫赫有名、威震一方的大人物。

宁凡回到道观,本想去见师父一面,但是只见到中年道士——王震。

“王叔,我师父呢?”

“你们都走了,他难免伤心,这是他给你的。”

王震将一个包裹递过去,宁凡将其打开,里面是一张张红色的纸张。

十分诧异的看了看,宁凡怀疑自己的眼神。

“没错,这是七份婚约,在你小时候你师父怕你打光棍,给你找的媳妇。”

“王叔,漂亮吗?”宁凡笑着问。

王震表示无语,这小子一听说老婆就忘了师父,没好气的说:“自己去看,不过以道长眼光,长得不比你那五位师姐差。”

“那就好,我走啦。”

“你不见你师父了?”

宁凡笑道:“何必两眼泪汪汪,让他偷偷哭几天就好了,走啦!”

等宁凡出了道观门,一个七十多老者跑出来,气急败坏的说道:“逆徒啊,我养了个白眼狼啊,临走前也不看我一眼,不活啦。”

一旁的王震笑而不语,这对师徒的日常他见惯了。

登上前往远方的火车,宁凡看着那些漂亮的小姑娘,都说世间灯红酒绿,诱惑万千,自己终于可以见识见识。

“爷爷,你怎么了,你醒醒啊,爷爷......”

这时,宁凡的不远处传来着急的声音,好像是有人出事了。

很多人抬起头去看,宁凡也站起来,虽然只有十九岁,但是个子已经将近一米八五,站起来显得有些鹤立鸡群。

只见一个老者面如死灰,嘴唇发白的躺在座椅上,旁边一个十分漂亮的姑娘正在干着急,一直在叫喊。

“你们让让!”

一名中年医生拿着医疗箱走来,赶紧翻开老者的眼睛看,再把老者抱起来仰躺在地上。

这个医生似乎是随身跟着老者的,他赶紧拿出听诊器,脸色凝重了起来。

“大家让让!”医生喊道。

女乘务员立刻让乘客全部让开一些,保证空气正常的流通。

医生开始给老者做心肺复苏,但依旧没有任何效果,接连数十次后医生自己都大汗淋漓,气喘吁吁。

“爷爷,你不要死,爷爷......医生你快救救他。”

漂亮姑娘很伤心,让宁凡忍不住把自己的肩膀借给她靠一下。

“唉,小姐,我尽力了。”医生叹息。

“什么?”江雨柔不敢相信,刚刚还跟自己有说有笑的爷爷,现在离开了自己。

“唉!”

正当医生要盖住老者的脸面时,宁凡抬手说道:“等等,还没死透呢?”

众人齐刷刷的把目光转到宁凡身上,一个个眼中充满了愤怒,人家都死亲人了,竟然还说这种大逆不道,对死者不敬的话。

宁凡走过去,蹲下身先是摸了一下老者的脉搏,道:“很微弱,但还有脉搏。”

几人看到宁凡的穿着,长得倒是眉清目秀,白白净净的,可怎么都感觉这小子没安好心的样子,穿着已经褶皱的衬衫和洗得泛白的牛仔裤,典型的乡下孩子。

“小子,不要拿死者开玩笑,先生还有脉搏,我会听不到?”医生说。

“那是你的手太粗糙了!”

“你?”医生火气差点上来。

但是宁凡没有在意,微笑着对江雨柔说:“美女,借你的手一用?”

“嗯!”江雨柔伸过去,不知为何直觉告诉自己,这个陌生人可以救自己爷爷。

宁凡看着这十分光滑细腻的小手,真想仔细的摸摸,可办正事要紧。

把姜雨柔两只修长的玉指放在老者的脖子脉搏上,问:“美女,怎么样,感受了吗?”

“真的有。”江雨柔心惊。

“是的。”

宁凡把老者扶起来,左手搭在肩膀上,右手张开量了一下距离,好像是在尺量位置。

一边采用古怪的方法,一边笑问道:“美女,贵姓啊,几岁了,单身?”

“我......你先救我爷爷。”江雨柔脸一红。

“马上好!”

宁凡嘻嘻一笑,一掌拍在老者的背上,只见老者张嘴吐出一口浓痰,便大口的开始喘气,脸色也终于恢复少许。

“爷爷?”江雨柔激动地抱住她爷爷。

“你爷爷身上有一个大病,要想活久一点就尽快治疗。”

救完人,高铁已经到站了,宁凡赶时间第一个最先离开。

不久前接到王震的电话,说自己一个未婚妻就在金海市,今晚是她的生日宴会,务必去一趟。

宁凡当然得去,怎么说也是自己的未婚妻,第一得去看漂不漂亮,第二已经快到吃晚饭的时间,去蹭饭。

“你好,请问您是宁凡宁少爷吗?”

不经意间,一个穿着西装制服,长得挺美的女子在宁凡身后恭敬的询问。

宁凡打量了下,点点头:“是的,你是......我某个未婚妻?来接我的?”

听到这话,女秘书瞬间脸黑,解释的说:“我不是您的未婚妻,是柳总派我来接你的,她送了你一栋海景别墅,方便你有地方住。”

“一开始就住别墅,不太好吧?”

“没什么不好的。”

秦月算是无语了,眼前这个单纯天真的小家伙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。

现在宁凡还要去参加未婚妻的生日宴会,所以说道:“我现在暂时先不去别墅了,现在要去参加我一个未婚妻的生日宴会,给她一个惊喜。”

“那好,我们现在就去。”

“谢谢姐姐。”

秦月嘴角微微扬起,这小子还算有礼貌。

............

坐在车里面,宁凡看着眼前身穿西装制服,长相也在八十分以上的美女姐姐,问:“姐姐,你说你是我二师姐的秘书,叫什么?”

“秦月!”

“那你知道我姐姐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宁凡再问,对于自己的几个姐姐都在干什么,还真的不了解。

“柳总是当今大夏国十大企业的领头羊,分公司已经遍及全世界各地,是大夏国第一财阀。”秦月骄傲的说。

闻言。

宁凡吓了一跳:“原来我二师姐这么厉害了,我得继续加把劲才行,不然怎么娶她?”

“你胡子都还没长齐?”秦月不屑。

“秦姐姐,你可不能这么说,我早就长齐了,不信你凑近看?”

这话让秦月脑门黑成一团,如果对方不是柳总的小师弟,自己真想将他扔出车外。

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,终于来到了一栋别墅前。

宁凡瞅了瞅后,说道:“秦姐姐,就在这停下吧?”

“你确定你就这样进去?”

因为宁凡这一身真的很寒酸,参加这种贵族的宴会实在说不过去,但现在时间太紧,也没有时间去买。

“没问题的。”

车停下后,宁凡迈着自信的步伐走进别墅庄园中,秦月接到了电话,道:“好的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
此时,别墅庄园里面都是各种富家公子哥,各种穿着艳丽的名媛等,真是太养眼了。

因为宁凡穿的比较土,招来四周不少诧异的眼光,怎么说周家也是金海排进前十的大家族,还不至于有这种穷亲戚吧。

两个保安也看到了宁凡,相互交谈一会后,朝着宁凡走过去。

“你好,请问你是哪一个家族的人?”保安问。

宁凡恍然大悟,笑道:“我是周家邀请的,周晓晴是我的未婚妻。”

闻言,两个保镖随即傻眼,已经可以断定眼前这个帅得一塌糊涂的家伙,是个擅自闯进来想要混吃混喝的土包子。

见两人不相信的样子,宁凡拿出了自己跟周晓晴的那一份婚约,说:“不信,你们自己看。”

结果保安根本不看,拿着警棍顶在宁凡的胸口上:“赶紧滚出去,不要脏了我们的手。”

“你们不信就算了,我自己去找周正元。”

两个保安拦住,凶神恶煞的说:“赶紧滚,别自找没趣?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这时,一个穿着名贵西装,梳着发亮的头型,还算俊俏的男子走过来,淡淡的看了宁凡一眼。

保安说:“李少爷,这个人说自己是小姐的未婚妻,简直可笑。”

“还说是周老爷亲自邀请他的?”

宁凡看着两人: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我这可是有婚约为证。”

“我看看。”李青山道。

宁凡交给他,李青山打开看了看后,上面的确写的清清楚楚,下面还有周正元的签字。

“我就说了吧,白字黑字写得十分的清楚。”宁凡说。

李青山微微一笑,道:“这是假的,晓晴怎么会跟你这个村野乡夫有婚约?”

说完就想把婚约撕了,但是他惊奇的发现,自己手中这类似于纸张的东西,根本撕不烂。

“把他赶出去。”有点气急败坏的李青山怒斥。

两个保安立刻想将宁凡推出去,但是他们发现宁凡这消瘦的身板根本推不动,甚至脚都不挪一下。

“你们让开。”

李青山让两个保安散开,自己抬脚踹过去。

让他没想到的是,宁凡同时也抬起了脚。

两者一撞,李青山惨叫一声倒飞出去,足足三米远,捂着右腿不断的滚来滚去,显然是已经断裂了。

再看宁凡像没事人一般站在原地,说道:“啧啧啧,没点本事还想打人?”

这一幕的出现,让周围的人都围聚过来,吸引了周家的人。

周正元看到这一幕,挤开人群走进去,见到自己侄子被打,顿时怒斥起来:“你干的?”

“老爷,就是这个臭小子,他不仅乱闯进来,亏李少爷好言相劝,结果就把李少爷的腿打断了。”保安指着宁凡说。

“你是谁,可知道今晚是我周家的好日子?”周正元喝道。

宁凡不屑一笑,问:“你就是周晓晴的父亲周正元?”

闻言,周正元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宁凡,小声的问:“你是......宁凡?”

“是呀,今晚我就是来找......”

“哈哈哈,你小子终于来了,等你很久了。”

正当宁凡准备说话时,周正元直接大笑起来,走过去一把搂住宁凡,说:“什么也别说了,这么久没见,我们慢慢的谈。”

“嗯!”

周正元让人先把李青山送医院,然后带着宁凡来到了别墅里。

刚好看见了周晓晴走出来,长得的确挺漂亮的,穿着雪白的长裙,像个公主一般。

“咦,爸这是谁啊?”周晓晴问。

“这是我当年一个老朋友的儿子,是过来投奔我们的。”

宁凡微笑的说:“你好,我是你的......”

“土包子!”

没想到周晓晴十分厌恶的说了这么一句,直接跑去花园。

听到这话,宁凡冷笑下,看来自己这未婚妻未必适合自己。

“宁凡,跟我去书房聊聊?”

“可以。”

进了书房后,宁凡说道:“周叔叔,这一次我来是......”

话再一次的被打断,周正元说:“宁凡,你听叔叔说,这件事其实是当年我跟你师父的一个玩笑而已,现在主张婚姻自由,所以当年的婚约是不作数的。”

宁凡眼光一眯,道:“你的意思是当年的话当屁放,你翻脸不认账?”

“怎么会呢?”周正元笑了笑,拿起手机看了下后,微笑道:“叔叔有点事要去办,你在这等着。”

说着就走了出去,还把门给锁上,想把宁凡关在书房里。

周正元遇到了自己妻子朱慧珠,说:“当年那个人来了!”

“什么?可你不是说明晚才到吗?”朱慧珠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,还拿着婚约过来,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应对。”

朱慧珠不满的说:“不行,我们女儿可是要嫁给大家族的人,跟一个江湖郎中的穷徒弟,说出去不怕人笑话吗?”

“放心吧,等今晚晓晴的生日宴过去后,我给他一笔钱打发他走,来这无非就是为了钱。”周正元道。

“可是他不愿意怎么办?”

忽然,周正元眼光一冷:“他不拿钱滚蛋的话,只能把他杀了,死一个乡下人没有关系的。”

“也只能这样了,我们先去参加女儿的生日宴。”

“嗯!”

两人离开时,根本没有注意到宁凡就站在二楼的走廊上面,把刚才的话听得一清二楚。

“师父啊师父,你这是给我找的啥媳妇啊,岳父岳母蓄意谋杀女婿?”

宁凡嘟囔着,收起了平时的嬉皮笑脸,把手机息屏后也走出了别墅。

花园中,正在举办热闹的生日晚会,摆着一座巨大的蛋糕,周晓晴站在中间,听着众人不断的夸奖,满足自己虚荣感,十分受用。

周正元夫妇也是笑得合不拢嘴,这些人可都是周家未来的合作伙伴,日后交好,周家必将飞黄腾达。

一个年轻男子走向前,说:“晓晴,今晚你真漂亮,这是我送你的项链。”

“谢谢学长!”

下面的人轮流送上自己准备的生日礼物,都是金海市的富贵人家,送的东西也是价格不菲。

周晓晴是龙腾大学有名的系花,追求的人可以组成一个班级了。

“大家都挺热闹的啊?”

忽然,宁凡两手插兜,慢悠悠的走进来,看着台上的周正元夫妇和目中无人的周晓晴。

周正元的脸色不正常了,心中怒骂:这个小混蛋怎么出来了?

他走向前,说道:“宁凡啊,你是刚刚来的,就不用送什么礼物了!”

“不行,怎么都来一趟了,也得送点什么。”宁凡淡淡说。

周围的人窃窃私语起来,都在讨论宁凡这个穷酸样能送出什么礼物。

“我猜可能是乡下的垃圾东西,可能是蔬菜,土豆一类的。”

“我觉得呀,可能是从祖上传下来的一些什么赝品......”

这时,一个保安走到周正元一旁,低声细语的说了一些什么。

周正元听完又是激动,又是兴奋的说道:“赶紧把人请进来。”

“是!”

门口走进来一群人,朱慧珠诧异的问:“什么人啊?”

“据说是恒宇国际的行政总裁,要为我们晓晴送贺礼,这可是大夏国近年来最大的财阀啊!”周正元说完后,亲自过去迎接。

只见为首的是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,精雕玉琢的容颜,柳眉如画,眼眸深邃似水,鼻梁秀气,香唇娇艳。

火爆的身材在OL制服下曲线玲珑,身段高挑丰腴,婀娜多姿,一双玉腿更是修长均称。

面若寒霜,气质高冷,气场十分的强大,美艳的同时又令人畏惧。

这正是宁凡的二师姐,恒宇国际的总裁柳云烟,二十五岁,大夏国商业界的女强人。

她的身后跟着的秦月,纵然很美,但跟柳云烟比起来,就要黯然很多,至于今晚的周晓晴,在柳云烟面前也只是丑小鸭而已。

“怎么会,她竟然来了?”有人认出了柳云烟。

“是谁啊?”

“我先漱漱口,省得说出来脏了别人的名字。”男子喝了一口水后,说:“她就是大夏国,现在如日中天的恒宇国际的最高管理人柳云烟。”

这么一说,在场的人都明白了,他们家中都是做生意的,自然知道恒宇国际这个庞然大物,不到几年时间,问鼎商业第一。

“周家认识恒宇国际的人,这是要升天的节奏呀?”

“恐怕金海四大家族要地位不保咯。”

............

周正元走过去,笑得像一只哈巴狗就差摇尾巴了,说道:“柳总大驾光临,简直令寒舍蓬荜生辉呀?”

“不客气!”柳云烟淡淡说。

秦月让人走上前,呈现出送来的生日礼物,说道:“第一件是青云镯,第二件是美莎琉璃裙,第三件非洲之星。”

随着这些礼品被说出来,在场的人目瞪口呆,随便一件礼品都是上亿的价格,都是他们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。

没想到恒宇国际出手这么阔绰,上来就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。

周晓晴两眼盯着那些东西蠢蠢欲动,恨不得现在就拿到自己的手上。

“柳总,太感谢了,送这么贵重的东西!”周正元弯腰九十度。

“没什么,应该的。”

柳云烟眸光闪烁,看到了一个令她嘴角扬起的背影。

“哇,笑起来好美,我的春天到了。”

“这就是女神呀,其他女人在她面前,简直就是野鸡。”

“女神,女神这是再对我笑吗?”

男同胞们纷纷被迷倒,已经对身旁的女孩不管不顾了。

柳云烟檀口微张,道:“小六子。”

小六子是谁????

众人冒出问号。

宁凡微微一笑,道:“师姐,好久不见。”

啥?

小六子是在叫土包子宁凡???

他师姐是恒宇国际柳云烟???

他们是竟然是师姐弟???

柳云烟走过去眼中含泪的紧紧抱住宁凡,时隔多年,终于见面了。

周晓晴傻了!

周正元夫妇傻了!

全场人也全都傻了!

一个从乡下来的土包子竟然有一个财阀师姐,这不是啪啪啪打他们的脸吗!

周正元赶紧走过去,见风使舵的说:“原来您和小凡是师姐弟呀,那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。”

“是呀!”朱慧珠附和。

宁凡冷笑:“我们什么时候成一家人了?”

“这不是你师父和我以前定的亲吗,只要你和晓晴结为夫妻,我们不就是一家人了?”周正元十分厚颜无耻的说。

闻言,宁凡笑了笑,道:“周正元,你知道我刚才要送的是什么礼物吗?”

“都是一家人,礼物不礼物无所谓的,不过我倒是挺期待的。”周正元笑着说。

突然,宁凡抬手就直接给了周正元一巴掌,将其拍得摔倒在地。

啪!!!

“这就是我要给你的礼物。”

版权:深圳市鑫畅行旅游咨询有限公司